您的位置 首页 >> 天秤座

玄镜司第七百七十六章不该被引走的敌人营养

来源:呼和浩特星座网 时间:2021年01月14日

玄镜司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不该被引走的敌人

易灵宣有些无奈的看着天上的滚滚雷云,“我早该想到,没有了信仰之力,教皇那老家伙肯定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,那么一定会寻求帮手。◢随◢梦◢小◢.lā.所以必然会回来找你,我猜你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好基友,应该配合很默契吧!”看着阿道夫又一次恢复镇定的样子笑道:“可惜三对二,胜算依旧!”

阿道夫深吸了一口气身形陡然直射天际,“胜负如何,要打了才知道!”

“哼,嘴硬!”易灵宣身形紧跟着升起眨眼间也钻入了云中。

雷声滚滚,乌云越来越大很快就蔓延的超出所有人的视线再无疆际。然而天道高手们的战斗在天上,地面上的战斗却从来没有停止过,一场场杀戮依旧在持续着。

没有了信仰通道的建立,不光教皇和审判长失去了信仰之力,就连神国的将士们也再没7.基于万达广场有了信仰之力的加持。远到青国的前线,近到神国内部各个小村镇的教士,他们惶恐的惊叫着,然而却无法阻止那一点有一点的圣光流逝。

灭了、没了,一切与圣光有关的招数不能用了,所有被圣光加持的状态失去了效果,如果此时有人能够从足够高的地方向下望去,就会发现,在青国和神国,有无数的光点熄灭了!

信仰之力的失去让神国大军实力陡然降低了足足一半,然而这并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那源于心中的恐惧。什么样的情况才能出现这种失去圣光信仰的现象呢?

教皇死了?

一瞬间,所有神国将士心中都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,只是他们马上晃了晃脑袋将这可怕的念头甩去。但是越想忘记就越是无法释怀,这种恐怖的种子像是瘟疫一样很快就种进了所有神国士兵们的心中。

紧接着,青国的战士们突然间发现,之前硬的跟龟壳似的的敌人突然间好像没那么厉害了,他们试验着攻击了几次,渐渐胆子大了起来,不再一味的防守,开始疯狂的反击了!

他们发现,如今的神国战士,不堪一击!

“看来小孟子成功了呢!”青玄音微笑转头,望着平躺在床上的青玄武。

青玄武苍白的脸色如今已经好了不少,呵呵道:“你生了个好儿子,若是珍珍还活着,也许我的孩子也该这么大了。”

青玄音秀眉一挑不屑道:“切!珍珍那逆来顺受的样子,哪里能够生的出我儿子这么灵的熊孩子!”

青玄武白眼一翻,“珍珍只是外柔内刚而已,否则怎么会成为魔族呢?”

“你真信?”青玄音挠了挠脸颊,“就因为他们说出了珍珍的相貌与习惯,哦,还有口头禅。”

“为什么不信?”青玄武转头望向天花板,“总归是个念想,反正也不能见面,为什么不将一切往好处想想呢?”

青玄音耸了耸肩,“你高兴就好,反正不管我的事。”

“从小到大你也没有管过青家的什么事。”青玄武说着颇有怨气。

青玄音嘴一撇向着后面瞄了一眼,“谁说没管过,我家老爷们现在不就正在那帮黄潮那小子转生吗!”

青玄武不屑的哼了一下,“那是你不想自己儿子成为家主,否则你第三以为你会帮?”

青玄音拄着下巴想了想,“好吧,我不会。这次把我儿子坑来已经很过分了,要是再把他留下做什么狗屁家主,他会跟我断绝母子关系的!”

青玄武哭笑不得,“你也姓青啊,用不用这样说自己的家族?”

青玄音哼了一声也不解释,只是望向小孟子既然成功了,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吧!”

神国神域,因为两大天道高手造成的破坏,如今整个城市都像是被人用炸弹犁过一遍似的。废墟之中,数道黑影嗖嗖嗖的在各个建筑上借力前行,微微停顿时能够让人看清他们的样子,正是孟晓等人。他们的目的地是北城门,从北城门出去有一条大道,只要顺着大道走就能够到达距离青国最近的一处边境线。

孟晓等人的速度非常快,一群人像是曾经有意练过似的,飞奔起来就像是一个整体。这是一种军队疾行的队形,若是突然间遇到袭击甚至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摆出军阵。

天上的乌云中依然有强大的能量波动偶尔闪烁,就像是一张锅盖将所有都笼罩在了下面。而就在这雷云之下突然间却下起了雨!

大雨滂沱几乎瞬间就将孟晓等人的衣物浸湿了,只是逃命的时候众人也没有在意,但下一秒气温都降,一层层寒霜几乎眨眼间就爬满了众人的衣物。

众人面色大变,灵气爆涌很快就寒霜推开,然而下一秒冰封千里,天地间刹那陷入一片银白,好像与天上的乌云人为的将天地分成了两个部分。

众人大叫不好,然而想要腾空时已经来不及了,一层层寒冰袭上膝盖彻底封住了他们的动作。

“什么人!出来!”孟晓大喝,其余人却毫不出声。

“想不到被冻住了还这么猖狂,怪不得敢伤害我的后裔!”

一种上位者的气势突然间自路旁林中爆发出来,孟晓等人见状回望,却见地道强者的气息如同潮水般涌来。他们的身躯陡然一颤却是拼命挣扎起来,然而这挣扎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那寒冰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,竟然连刀剑都劈不开。

“没用的,身为海族早已经将水之变化玩的出神入化,这寒冰是我照着无尽之海北面的万年冰川所做。你觉得你的剑能够打破吗?”说着树林中缓缓走出了一个黑袍中年,这人身材高大,皮肤竟然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青色,最令人惊讶的是,这青色竟然是随着脚步缓缓靠近而渐渐变成青色的。

“你……你是灵兽所变!”孟晓指着中年人惊叫道。

中年人微笑,“不愧是三国大军统帅,才思敏捷令人佩服。”接着双手负后笑道:“本座黑鳞,乃是被你们所杀的参海蛇之父。”

孟晓闻言一怔,“我们啥时离家出走找点刺激发泄。邹某向警方交代候杀过什么参海蛇了?”

黑鳞笑意一僵不满道:“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吗?”

孟晓愣了一会儿,突然像是听到了什么般恍然大悟,“哦,想起来了,是那畜生自己找死,难道我们还要坐以待毙等他过来吃人?”

黑鳞眼神陡然一利,“就凭你这一句畜生,你今天必死!”

话音普落,一个硕大壮实的身影突然间从天而降,一声巨吼中两道寒光乍现,众人来不及闪避也无法闪避,只见寒光流过金三瞬间被砍成了三段!

一切发生的太快了,众人怔怔的看着这一切,而那身影转身笑道:“嘿嘿,第一个!”

这竟然是一只人形大鳄鱼!墨绿色的鳞片层层叠叠即使有乌云遮蔽,在日光也能闪烁出一片光芒。粗壮的四肢半点都不像是爬行动物,倒更像是一个大汉穿着鳄鱼皮!

黑鳞原地不动冷冷看着孟晓,似乎是想要在其脸上发现什么悲哀、愤怒的表情,只可惜他注定失望了,孟晓的脸上只有愕然与好奇。

“哼,如此冷血的人啊,见到自己的下属朋友身死竟然不闻不问。”

孟晓转头冷哼一声却是又一次将视线转向大鳄鱼,“你叫什么?”

那大鳄鱼用斧子挠了挠头,“哼,老子鳄海,就是你们这些人类的终结者!”

孟晓翻了个白眼,还特么终结者,够中二的啊!

黑鳞脸色越发黑青,“哼,朋友死了可以这般冷漠,那不知爱人死了又会如何呢?”说着向鳄海使了个眼神。

鳄海紧接着就将视线转移到了玉珑儿的身上,一阵嘿嘿嘿的笑着向其靠近,手中两把大斧眼看就要滑落。

“等等!”孟晓一急却是没有喊什么斧下留人,而是叫道:“我要告诉你个秘密,她不是我的女只是力度要稍微大点刮的时候要注意人,你们都误会了,我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而已。”

黑鳞见孟晓焦急反而得意的哈哈大笑,“如果是朋友你紧张什么?再说你以为我不是人,我就不懂得什么叫正当的男女关系了吗?哼,男女之间哪有什么友情!”

孟晓,这货肚子里很有货啊!

嚓,无法躲避的玉珑儿被大斧从中间一劈两半,孟晓神情一顿充满了无奈,转身望向黑鳞,“给你个忠告,泄泄愤就算了,别再来了,这岸上的世界不是你们该来的。”

黑鳞一怔眼珠一转却是大怒出手,五指一张竟生生将孟晓的人头从脖子上摘了下来!

黑鳞大仇得报却并无开心,手指在孟晓头颅上一划,竟然揭下来一副人皮面具!

同一时间,孟晓与众多小伙伴早就已经出了南门,南方再往外就是神国腹地了,相信没有人能够想到,他们竟然反其道而行向着神国内部行进了。

此时孟晓举着观看着黑鳞与鳄海的一言一行,这便是他的计划,让假人做诱饵将孟晓所认为的尸山血海等人引过去,只是谁知,引出的竟然是另一个地道高手。

不过,尸山血海的人,哪里去了?

乌鲁木齐哪妇科医院好
长沙治男科医院哪家好
沈阳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哪家好
标签:
友情链接+
呼和浩特星座网